歡迎光臨子辰律師所網站!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今天是

                《十二年的輪回》呼喚真正的司法獨立

                時間:2013年11月14日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次 收藏此文】 【字體:

                《十二年的輪回》呼喚真正的司法獨立

                作者:劉占清律師

                近日看了10月21日中央一臺“今日說法”播出的《十二年的輪回》,頗有感觸!很想聊一下這《十二年的輪回》透出的十二年法治進程,在此愿與感興趣的朋友探討,望指正!

                案件判決為什么不能真正的終審?為什么還要發回到原審重審?

                從節目的內容上,我感覺到兩點。一點是,節目沒有提到原告請求賠償的證據,但是人們已經從節目中看到了結果,那就是原告應該獲得在一審判決中的賠償額;第二點是,省高法兩次的指令再審及發回一審法院重審存在問題。站在司法實踐的角度看,這兩點都是不確定,事情不一定如此的簡單。

                節目中提到兄妹之間的《合作建房協議》,并講到哥哥出地,妹妹出錢(妹妹為蓋房賣了自住房),房子建好后一人一半。但從節目中還能看到的是,妹妹并沒有出錢行為,生效的合同并沒有實際履行,后被判決解除。違約行為的預期利益是建立在合同有效并實際履行的基礎之上,該案合同的實際履行應以哥哥出地,妹妹出錢為標準,從案件事實看,妹妹并未出錢,那么其并未實際履行合同,在此情況下合同解除是有法可依的,那么在這樣的解除下妹妹是否能夠得到預期利益的損失賠償,值得商榷!這樣的事實又應該如何計算預期利益損失?我認為:1、預期利益必須是簽訂合同時已經“確定”可得的,而不是以后市場變化“漲價”才能得到的。否則,就是超出了簽訂合同時可以預見到的損失,法律不能保護;2、預期利益應該是對方沒有履行合同義務,己方已經履行了合同義務使其損失了應該得到的利益,《十二年的輪回》的案件并不是這樣。所以,我想這個案件的案情應該是很復雜的,決不是看看節目就能得出的結論。如果是案件復雜,事實沒有查清,發回重審,給當事人一個新的舉證機會及判決后上訴的權利也難說不是妥當的處理方式之一。

                這些,不是我要分析說明的目的,只是一種感覺,憑感覺說事應該是多嘴了。我所關心的正如“今日說法”節目經典花絮一樣――――如何推進法治進程?以及案件背后看不到的,并可能存在的,又直接影響著我國法治進程的東西。一個案件產生《十二年的輪回》,兩個案件會不會有“十五年的輪回”,抑或是更多年的“輪回”。無休無止的審判,不光是當事人受困其中,也同樣占用著緊缺的司法資源。難道法院就不想終審嗎?我認為不是!為什么總是不能終審?這是我國法治進程中的一個畸形現象,根源在在于人民法院獨立的審判權沒有落到實處!于敢“上訪”的,有 “控告”大門的,有能力找“媒體”的,敢“鬧騰的”無一不在“穩定”的幌子下,直接影響著法院的終審!另外,法院終審判決了,檢察院可以抗訴??乖V了法院必須要立案再審!一個再審可能就是幾年;政法委、人大還有督辦案件,可能也會導致再審!事實法律以外如此更多的因素影響著法院的審判,法院如何做出終審判決!從具體案件上,如果遇到能鬧的,有關系能告的,判決結果一但是敗訴了,就會招致枉法、腐敗調查,上訪匯報,維穩匯報等各式各樣的麻煩。這些,在沒有司法獨立保障的機制下,很難要求有關人員沒有顧慮!在個別案件上出現“輪回”。

                在立審分離的機制下,申訴總是給予立案再審,再審的總是不給予改判。立案的不改判不公,應該立案;審判的認為,改判了就會招致貪贓枉法的控告,就會招致更多的麻煩。為難了!這個為難,為難的不是案件復雜!為難的就是健全的審判保障機制。

                《十二年的輪回》呼喚、期待人民法院審判權的真正獨立!

                (作者:佚名 編輯:admin)
                文章熱詞:

                最新文章

                家庭暴淫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