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子辰律師所網站!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今天是

                以未生效仲裁裁決結果為依據的工傷認定決定 應當在行政訴訟直接撤銷而無需中止訴訟

                時間:2017年05月27日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次 收藏此文】 【字體:

                作者:韓曉良律師

                某公司屬于鐵路建設施工公司,2013年5月競標獲得某鐵路線路改造升級工程。2013年6月10日某公司將某鐵路線路改造中換枕勞務全部分包給具有用工資質的龍源勞務公司,雙方簽訂了勞務分包合同。某公司負責代發工資,龍源公司負責考勤,每月將考勤量報到某公司財務結算工資。

                2014年4月李某以某公司為被申請人向某縣勞動仲裁委提起確認勞動關系勞動仲裁。仲裁庭缺席審理裁定:李某與某公司存在勞動關系。某公司依法提起民事訴訟,正在審理中。

                2014年5月16日李某以某公司為“用人單位”向鐵路工程所在地某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申請工傷認定,提供“工友”證詞4份,還有一份上述某縣勞動爭議仲裁裁決書。某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受理后,向某公司寄出限期舉證通知書,后未收到某公司的舉證資料,隨直接依據李某申請工傷認定時提交的證據材料,且以仲裁書確認的勞動關系為依據作出工傷認定決定書,認定:李某受傷屬于工傷。該局將工傷認定決定書郵寄給某公司。某公司2014年8月收到工傷認定決定書后,以李某“不是某公司人員”、程序違法、證據不足為由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該局的工傷認定決定書。

                2014年12月某區法院受理審查后,認為李某和某公司之間勞動關系確認糾紛正在審理過程中,本案審理需要以另案審理結果為依據中止了行政訴訟程序。

                關于本案行政訴訟是否應當中止有兩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本案應當中止。理由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規定,職工和用人單位對是否存在勞動關系發生爭議,提起行政訴訟前已經申請勞動仲裁或者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中止正在審理的工傷認定行政案件。本案中,原告提起工傷認定前行政訴訟前已經提起勞動關系確認爭議民事訴訟,且仍在審理中,因此,本案應當中止。

                第二種觀點認為:不應當中止審理。理由是某地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工傷的具體行政行為以未生效的勞動仲裁書為確認李某與某公司存在勞動關系的證據,明顯錯誤。無論是否等到原告提起的民事訴訟最終結果,該具體行政行為作出時都已經存在“主要證據不足”的情形。根據《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二項規定,主要證據不足的,判決撤銷或者部分撤銷,并可判決被告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

                筆者贊同第二種觀點。

                案件評析:

                一、應正確理解《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14】9號第二條之規定。

                該解釋第二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工傷認定行政案件后,發現原告或者第三人在提起行政訴訟前已經就是否存在勞動關系申請勞動仲裁或者提起民事訴訟的,應當中止行政案件的審理。

                上述條款是按照《社會保險法》第三十六條第二款“工傷認定應當簡捷、方便”的要求,來設計的,并且勞動行政機關具有勞動關系的認定職權。為此,依據該規定,原告或者第三人在提起行政訴訟前如未申請勞動仲裁或者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無需中止行政案件的審理,從而加快了工傷認定法律程序,對保護受傷職工的合法權益具有積極意義。

                根據《工傷保險條例》有關規定,認定工傷的前提是員工與單位之間存在勞動關系,如果不是勞動關系,就不能進行工傷認定。盡管勞動行政機關具有勞動關系的認定權力,但司法確認救濟結果具有終極效力。因此,勞動關系確認之訴如果仍在進行之中,工傷的行政訴訟就依法應先中止,待勞動關系確認之訴的相關法律文書生效后,再起動工傷的行政訴訟程序。

                二、未生效的勞動仲裁裁決書不能作為認定具體行政行為合法的根據。

                本案中,鐵路工程所在地某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作出工傷決定的主要據是某縣勞動仲裁委的勞動仲裁裁決書,但該裁決書因某公司的起訴并受理而未生效?!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十條規定,生效的人民法院裁判文書或者仲裁機構裁決文書確認的事實,可以作為定案依據。言外之意,未生效的裁判文書不可以作為定案依據。某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提出作出行政行為合法的主要根據是該裁決書,但該裁決卻沒有生效。因此,該裁決書所確認的事實不能作為行政行為合法的根據。

                三、案件無需中止,可繼續審理并依法作出撤銷判決。

                本案中,雖然某公司在提起行政訴訟之時與李某的確認勞動關系訴訟仍在進行,但是,某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在作出行政行為之日已經認為仲裁裁決屬于生效裁決,故而,該局存在審查證據不嚴誤把未生效裁決當成了生效裁決而做為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主要證據使用。然而,未生效裁決認定的事實不能作為證據使用。根據《行政訴訟法》第五十條第二項之規定,具體行政行為主要證據不足的,應判決撤銷或者部分撤銷,并可判決被告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據此,某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作出具體行為之日已經采納了未生效“勞動仲裁裁決書”的結果,該情形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規定的立法精神,中止行政訴訟的理由不能成立。本案的審理無需再以另一案的審理結果為依據。因為,作為具體行政行為的作出機關已經舉證并出具了一份“裁決結果”。即使等正在進行的民事訴訟判決結果出來與該裁決一致,也不能證明該局在作出工傷認定時的證據充足而否定作出的違法性。

                (作者:韓曉良 編輯:admin)
                文章熱詞:

                最新文章

                家庭暴淫乱